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學天地

面對故土,抑制不住呼吸變粗

——讀《雷平陽散文選集》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10-12 10:19 來源:
分享:
0


  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新百花散文書系”力求把當代散文有創造力的作家作品不斷納入,展示出一條有著自新能力的中國散文之河,讓我們有幸充分感受與領略中國文學的巔峰筆意與思想之美。《雷平陽散文選集》(百花文藝出版社,2014年第2次印刷)就是該書系中的一本。
  《雷平陽散文選集》主要取自作者舊集《云南黃昏的秩序》《天上攸樂》和《我的云南血統》。正如他在《我的云南血統》自序中所說的那樣,集子中的篇什大多數是寫云南的,而且角度都是小的、私人的。因此,當我讀完該書,眼前晃動的就是青山綠水和作者行走的身影:單肩包,棉布衣褲,不用擦油的厚跟皮鞋,不時在一些無名的河溪前發呆,然后在基諾山或南糯山之間穿行。面對工業文明轟天炸地,雷平陽始終把云南當成一片曠野來寫,把美好的云南寄存于內心,然后托付于干凈的文字。
  不用懷疑,雷平陽對云南一往情深,這一點從他的詩歌《親人》里能輕易讀出:“我只愛我寄宿的云南/因為其他省/我都不愛/我只愛云南的昭通市/因為其他市我都不愛/我只愛昭通市的土城鄉/因為其他鄉我都不愛……/我的愛狹隘、偏執,像針尖上的蜂蜜/假如有一天我再不能繼續下去/我會只愛我的親人——這逐漸縮小的過程/耗盡了我的青春和悲憫。”好一句“耗盡了我的青春和悲憫”!正是悲憫,讓他的文字異常沉重,但不會讓你沉到消極里去。他的文字有種骨質,又有血有肉,讓你讀出飽滿的狀態與精神。雷平陽的文字是用土做的,他寫過這樣的話:“終于想清楚了我的心是土做的。我的骨血和肺腑,也是土。如果死后,那一個看不見的靈魂還想繼續活著,它也是土做的……它們都是土,直白的塵土,戴著一個廉價的小小的人形護身符。”就是這土,讓他文字里的每一滴水都像子彈一樣,給云南大地送出無孔不入的激情。
  《雷平陽散文選集》分《某處》《山上》《故事》三大部分共57篇文章,長的如《關于母親的札記》系萬言書,短的只有幾百字,其實就是一首散文詩。該書充滿悲憫情懷,透過那些干凈的敘述或記錄,能察覺到看上去硬漢形象的他的淚跡。雷平陽就要離開故鄉的原單位,母親來到現場,“皺巴巴的胸上,淚水所到之處,有恐懼,有焦灼,有不安,甚至有著哀求。剛從異鄉調回身邊的兒子又要走,母親的手還有些顫抖,她天藍色的衣袖、衣襟上仿佛走著一陣小小的風暴”。因為這些,雷平陽在故鄉滯留了3個月,3個月之后,他還是把故鄉的一切交給了記憶。
  雷平陽身在都市心在野。他熱愛黃金一樣的稻草,雖然人已在昆明,心卻拴著故土。他相信阿城的話,說人在童年時代吃過的食物,都會在胃壁上形成一層酶,酶一旦發生反應,無論是誰,都會懷念起那些遠在童年記憶中的食物,進而生出思鄉病來。正如他所說的那樣,“盡管在昆明生活了幾十年,我過的仍舊是昭通的日子”。帶著這種感情,他寫故鄉小人物,不管是偷情的男女還是代課老師,不管是鐵匠還是地主,似是如實記錄的文字中,又巧妙地置入了他的善心與同情。
  本書極富個性敘述,足見作者針挑蜜的功夫。“陽光,這天空的奢侈品,守財奴臨終之夜抱不住的金幣,它們潮水一樣涌向草垛。繡花的女子在上面睡著了,刺繡的繃子拖著五彩斑瀾的線團滾到了一邊,沒有繡完的喜鵲登枝圖,一只喜鵲沒有翅膀,另一只喜鵲沒踩上樹枝;旁邊斜靠著抽煙的是女子的男人,他一會兒撕手上的繭皮,一會兒又反手入背去搔癢,妻子輕微的鼾聲令他產生睡眠的念頭,但他還是忍住了,伸手去捉腳邊同樣熟睡了的黃狗伸得長長的舌頭。”這樣細微的描寫,在散文集中充分表現出來。
  雷平陽寫的是天南地北的事與人,調子始終是對過往的留連:“大江日夜流,我只是過客。一只鷹換了心肝,一塊石頭開始飛翔,多少個萬里無云的日子,在西涼山的手心里,我度過了自己寂蕩而幸福的童年,單純地為一束花而奔波,偏執地跟著一朵云走到天黑,認真地與八月的星空交談,一次次沿著山脊把羊趕進了天空。”如雷平陽所言,“在任何一個人自由的內心王國中,都有一筆秘而不宣的財富”,他的財富就是悲憫情懷與針挑蜜一樣的文字功底。

□云南省鳳慶縣市場監管局 許文舟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新时时软件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