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研究思考

聚焦熱點問題 促進行業發展

——電商領域知識產權保護實踐與發展研討會綜述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10-15 09:41 來源:
分享:
0
















  

編者按
  
一年一度的“雙11”即將到來,眾多電商平臺摩拳擦掌,準備投入這場購物狂歡。為帶給消費者更好的購物體驗,知識產權保護不約而同成為各電商平臺關注與布局的重點。
  知識產權保護與電商平臺生態建設的關系是怎樣的?在遇到知識產權糾紛時,電商平臺應承擔哪些審查責任?新形式下電商領域的知識產權保護需要樹立怎樣的理念?
  10月10日,在中國市場監管報與中國政法大學市場監管法治研究中心主辦的電商領域知識產權保護實踐與發展研討會上,來自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國家知識產權局、地方市場監管部門以及學界、業界的嘉賓圍繞上述問題,分享精彩觀點,碰撞智慧火花。本報副總編輯潘傳龍主持研討會。他表示,《電子商務法》施行以來,電商領域的知識產權保護問題一直是報社關注和報道的熱點,舉辦研討會是為了以問題為導向、傾聽各方對這一主題的真知灼見,共同為強化電商信領域知識產權保護、促進電商行業健康發展建言獻策。

1、行動:執法部門的舉措與成效
  數據顯示,2018年網絡零售交易額已突破9萬億元,電商經濟在經濟社會發展中日益占據重要地位。同時,制假售假、惡意投訴等知識產權問題也層出不窮,損害權利人利益和消費者合法權益,嚴重擾亂電商行業市場秩序,破壞公平競爭。機構改革以來,市場監管部門和知識產權部門積極履職,強化電商領域知識產權保護工作,取得諸多成效。
  機構改革后,市場監管總局組織指導知識產權執法,商標專利等執法統一由市場監管綜合執法隊伍承擔。執法稽查局副局長王勝利在研討會發言中指出,這一改革舉措有力推進了市場監管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促進了行政處罰的統一性和規范性,對于提升知識產權的執法水平具有重要意義。他介紹,今年以來,市場監管總局印發《假冒偽劣重點領域治理工作方案(2019—2021)》,聯合知識產權局印發了《2019年知識產權執法“鐵拳”行動方案》;5月又會同公安部、知識產權局等聯合制定《加強網購和進出口領域知識產權執法實施辦法》,就密切部門間協作配合作出具體規定。在技術層面,市場監管總局正在加快建設全國電子商務領域監測平臺,著力提升線索發現、精準查處能力。
  王勝利表示,知識產權執法任重道遠,面臨諸多新挑戰。一是電商領域執法制度亟須健全,目前互聯網侵權假冒行為呈現出一些新特點,主要表現為違法行為組織化程度高,產銷分工精細,區域分布碎片化,在單個環節難以認定違法行為。二是知識產權執法的專業性、技術性很強,地方執法人員需要貫徹執行的法律法規有上百部,綜合執法對人員要求較高,如何精準執法是較大的挑戰。三是執法隊伍的運行機制需要進一步完善,目前各地市場監管部門基本組建完成,但有些地方工作尚未完全融合,綜合執法和專業監管協同、監管重心下沉、執法力量匹配、分割的區域執法如何適應商品流通的全國統一市場等,是目前亟須面對的問題。
  國家知識產權局知識產權保護司副司長曹紅英介紹了國家知識產權局在電商領域知識產權保護方面開展的工作。她說,在《電子商務法》起草過程中,國家知識產權局就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的責任和義務提出修改意見及建議,最終在法律中得以體現;第四次《專利法》修改時也提出新增網絡服務提供者對網絡侵權的連帶責任等內容,目前修法工作正在持續推進。
  據曹紅英介紹,2016年,國家知識產權局印發《關于深化電子商務領域專利執法維權協作機制的通知》,依托浙江省知識產權維權援助中心設立中國電子商務領域專利執法協作調度(浙江)中心,推進電子商務知識產權執法保護協作機制,健全線上跨區域協作調度機制。2019年上半年,參與協作調度的省份拓展至25個,共處理相關平臺企業委托侵權判定咨詢118576起。2018年,國家知識產權局印發《“互聯網+”知識產權保護工作方案》,同時分階段推進知識產權侵權假冒線索智能檢測系統建設。目前,以電子商務領域為突破口,業務模型、關鍵技術、應用模式的初步探索和論證已完成,在國家層面初步搭建起專利、商標等概要數據庫,并指導江蘇、長沙等地建設區域性侵權假冒線索檢測數據庫。她還介紹了電商領域知識產權保護規范化市場工作,截至目前全國26個省區市已遴選213家市場進行培育,既包括實體市場,也包括電子商務市場。
  在研討會上,市場監管總局價監競爭局反不正當競爭處副處長辛群結合《反不正當競爭法》相關條款,介紹了實踐中對于電商領域與知識產權有關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的理解以及法律適用。北京市知識產權局知識產權保護處處長張飛虎和上海市知識產權局知識產權保護處副處長顧惠蓉結合實際工作情況,分享了保護電商領域知識產權的具體工作舉措、取得成效以及存在的困惑,并提出有針對性的意見建議。司法部行政執法協調監督局趙楠從行政執法共性角度出發,對明知應知的判定、執法地域效力等問題予以剖析并與參會嘉賓交流互動。

2、實踐:平臺創新機制保護知識產權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電商平臺意識到知識產權保護的重大意義,通過各種創新手段,構建起相應機制,成為平臺生態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
  上海尋夢信息技術公司研究總監楊海寧在發言中表示,平臺保護知識產權的力度與平臺的發展前景呈現正相關。平臺知識產權保護工作越好,吸引品牌商家越多,就越容易讓消費者產生信任,這也是拼多多能夠吸引眾多品牌商家入駐的重要原因。
  楊海寧說,沒有知識產權保護,就沒有平臺生態建設。拼多多今年二季度財報數據遠超預期,截至6月30日,年活躍買家為4.832億人,較上年同期增長41%;平臺上商品交易總額達到7091億元,同比增長171%。良好的發展得益于對知識產權的創新性保護。拼多多先后投入近15億元研發費用及超過1000名技術人員,構建起違規商家與商品識別、假貨識別等一系列模型矩陣,對潛在的違規商品和惡意商家實施有效預警。
  知識產權保護離不開權利人的大力支持。據楊海寧介紹,拼多多與近1000家品牌權利人合作,快速處理相關訴求;主動與眾多品牌權利人聯手,共同打擊線上線下侵犯知識產權行為。拼多多還主動向全國各級執法部門移交上千起涉嫌違法線索,協助警方抓捕近百名犯罪嫌疑人,涉案金額近千萬元。2018年8月至2019年8月,拼多多前置攔截疑似侵權假冒商品鏈接1.09億條,下架違規商品971萬件,主動關閉涉嫌銷售假貨店鋪65006家,持續壓縮商家通過平臺發布涉嫌侵權假冒商品的空間。
  京東集團知識產權部總監范艷偉介紹了京東利用區塊鏈技術實現商品溯源、保護消費者權益,以及基于大數據的分析系統,從人流、貨流、物流、資金流幾個維度識別制假售假商家的做法。她介紹,京東聯合當當網、小紅書等9家電商企業成立了品牌保護聯盟,建立不良商家信息共享機制,壓縮售假商家空間,取得良好成效。
  當當網法務經理張敏介紹了當當網通過升級技術平臺、招募志愿者、數據抓取與分析等手段保護知識產權的舉措。她表示,平臺嚴格履行提醒義務,暢通投訴渠道,全員參與,優化了知識產權保護生態。
  電商平臺在加強保護的同時,也注重知識產權培育。楊海寧介紹了拼多多聚焦制造企業的“新品牌計劃”。她說,該計劃是希望讓過去存在于營銷環節的價值回歸制造業本身,培育自主品牌。自去年啟動截至今年8月,已累計收到超過6000家制造企業的申請,500多家企業和品牌方參與試點,推出1300余款定制化產品,累積訂單量超過7000萬筆。

3、熱議:“通知—刪除機制”理解及適用
  2019年1月1日施行的《電子商務法》第四十二條規定:“知識產權權利人認為其知識產權受到侵害的,有權通知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終止交易和服務等必要措施。通知應當包括構成侵權的初步證據。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接到通知后,應當及時采取必要措施,并將該通知轉送平臺內經營者;未及時采取必要措施的,對損害的擴大部分與平臺內經營者承擔連帶責任。”這就是通常所說的“通知—刪除機制”。
  在電子商務領域,刪除意味著長期、巨大的經濟損失。“通知—刪除”規則原本為保護知識產權權利人,但現實中這一規則被惡意搶注者濫用的情形近年來時有出現,不僅嚴重干擾正常品牌商家經營活動,而且影響電子商務產業健康發展。同時,平臺對于《電子商務法》第四十三條規定的“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在轉送聲明到達知識產權權利人后十五日內,未收到權利人已經投訴或者起訴通知的,應當及時終止所采取的措施”,在具體實施中也存在不少困惑。
  在研討會上,與會嘉賓圍繞“通知—刪除機制”的理解與適用展開熱烈討論。
  上海交通大學凱原法學院院長孔祥俊從通知—刪除機制的立法來源、立法思路入手,闡述了他對這一機制的宏觀思考。他指出,這一規則最初來源于信息網絡傳播權,是學習借鑒了美國的千禧年著作權法,主要思路是保護和促進產業發展。《電子商務法》明確“通知—刪除機制”的目的,是傾向于保護權利人,這電子商務產業的發展狀況有關。他認為,通知刪除規則以及15天的設置,更接近侵權推定,但實際上平臺不采取措施更符合權利的特點。因為,知識產權不僅是財產權,還是競爭工具,需要對權利人的身份予以確定。因此,要平衡平臺經營者、平臺內經營者、權利人幾方利益,需要考慮互聯網特殊的商務環境。
  中國政法大學經濟法研究所副所長孫穎認為,知識產權本身是有期限的權利,作為競爭工具確實有被濫用或惡意使用的情況。《電子商務法》規定平臺承擔連帶責任是基于確實給權利人造成損失這一前提,第四十二條是不是強制性法條,不能僅從“應當”二字判斷,平臺如果認為權利人提供的證據可能性較小,可基于自己的判斷采取措施。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互聯網法治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劉曉春認為,《電子商務法》在立法上是第一次對錯誤通知或惡意投訴的問題作出回應,法律要求電商平臺建立的“通知—刪除”機制,是為了保護正當維權的權利人,如果有證據證明是惡意投訴而非正當維權,則平臺完全有權予以拒絕。從實踐看,行政司法機關在處理互聯網糾紛方面已有不少創新舉措,平臺已形成了相對完善的微觀的糾紛解決機制,從效率、數據的獲取等方面出發,平臺應承擔主要角色。

4、共治:新時期電商知識產權保護的期待
  電商領域的知識產權保護需要政府部門、司法部門、產業界、學術界等的積極參與和共同努力,已成為近年來社會各界的共識。在研討會上,與會嘉賓從行政執法、司法保護、平臺自律、社會監督等層面,對于如何強化電商領域知識產權的多元共治分享觀點。
  針對知識產權執法的新形式以及面臨的挑戰,樹立執法新理念非常關鍵。王勝利分享了他的幾點體會。一是要由分段執法向全鏈條執法轉變,在挖掘綜合執法優勢上下功夫。應充分發揮綜合執法的優勢,加強知識產權執法與產品質量、消費者權益保護、反不正當競爭等執法的銜接。二是要由區域執法向跨區域執法轉變,在加強執法協作聯動上下功夫。要樹立全國一盤棋思想,加強區域協作,聯合行動,鏟除制假售假網絡。三是由封閉式執法向開放式執法轉變,在促進規范高效執法上下功夫。要規范執法流程,嚴格執法,敢于接受社會監督,讓查辦的每一起案件都經得起考驗。
  曹紅英介紹了國家知識產權局推進電商領域知識產權保護準備繼續開展的四個方面工作。一是積極推動電子商務知識產權保護規則完善,推進《專利法》等知識產權法律修改。二是不斷加強業務指導,完善電商領域知識產權執法維權調度機制。三是探索建立知識產權侵權糾紛檢驗鑒定技術支撐體系,制定知識產權侵權糾紛檢驗鑒定工作規范,強化技術支撐。四是繼續做好電商領域規范化市場的培育和認定工作,研究起草電商平臺知識產權保護相關管理標準。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監庭庭長張曉霞結合司法審判實踐,對《電子商務法》相關條款的理解與適用予以闡釋,并分享了關于平臺責任承擔、舉證責任等問題的一些思考。
  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知識產權法研究所副所長陳健從電商平臺的作用切入,認為強化平臺對于侵權行為的審查義務是大勢所趨,他認為對跨境電商應設立更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建議強化平臺的管理職能,促進生態建設。浙江清華長三角研究院法治與社會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郝作成認為,應該給平臺設立合理的責任,責任過重會導致相關成本轉嫁給消費者。他建議更充分地發揮行業組織、社會公眾在保護知識產權方面的作用,建立規則、強化自律、加強監督。
  楊海寧表示,電子商務的新時代,需要平臺以消費者為中心,堅持為消費者創造價值。她認為,在關注國際知名品牌知識產權保護的同時,也要關注國內中小品牌,尤其是自主品牌商品以及農產品的品牌建設和保護。在關注平臺內知識產權保護的同時,還要關注平臺間以知識產權保護為武器的競爭規制。各電商平臺從知識產權保護的本意出發,堅持公平競爭,為社會做增量貢獻,為消費者創造價值,共同推動電商領域知識產權保護平臺生態向著健康有序的方向發展。

□本報記者 李春/文并攝

(責任編輯:系統管理員)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新时时软件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