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學天地

“中國精神”的最美詮釋

——讀阿來《攀登者》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10-21 09:26 來源:
分享:
0



  以描摹中國登山隊員舍生忘死攀登珠穆朗瑪峰為藍本的《攀登者》(人民文學出版社,2019年10月出版),系茅盾文學獎獲得者阿來的最新力作。小說集中塑造了王五洲、曲松林、李國梁、徐纓等登山英雄群像,熱切贊頌了他們為祖國和民族的利益,團結向上、不畏艱險、挑戰人類極限、勇攀高峰的奮斗精神。
  全書以時間為順序,記錄了1960年5月和1975年5月,中國登山隊兩次攀登珠峰的壯舉。阿來以身臨其境的描繪,生動敘述了中國登山隊幾代登山人積極響應國家號召,克服重重困難,先后戰勝惡劣自然環境、復雜地質地形、一路險情不斷等不利因素,以大無畏的英雄氣概、以舍我其誰的奮斗豪情,終于實現了中國人成功登頂珠峰的夢想。
  小說以一波三折的情節設置,濃墨重彩地刻畫了中國登山隊員和科考隊員赤誠、奉獻、擔當的家國情懷。第一次攀登珠峰,雖然王五洲、曲松林、多杰貢布3名隊員成功登頂,但是由于沒有留下相關的影視資料,一些外國同行不相信中國人能從地質條件復雜的北坡登上珠峰。為此,王五洲等隊員一直憋著一口氣。時隔15年之后的1975年5月,中國政府再次作出攀登珠峰的決定,要求在實現成功登頂的基礎上,進一步完成對珠峰地區地質、地貌的相關科學考察任務。王五洲等人又義無反顧地加入這次登山行列。然而臨行前,愛人徐纓與王五洲鬧起了別扭。面對愛人的不理解,王五洲毅然舍小家顧大家,堅定地前往珠峰大本營,為攀登珠峰精心做著準備。出人意料的是,隨后不久,作為氣象學家的徐纓也以科考隊員的身份,進駐珠峰大本營,成了光榮的登山隊一員。王五洲夫婦由最初的鬧別扭,到協手同心共為攀登珠峰拼盡全力,其間有個人情緒的變化,也有激烈的思想斗爭。然而,正是充分認識到祖國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才促使徐纓作出了如王五洲一樣的人生選擇。這種先抑后揚的敘述方式,不僅大大豐富了人物的個性,亦可讓讀者通過這些鮮活的事例,接受到一場生動的愛國主義教育。
  《攀登者》語言流暢,注重細節刻畫。簡短有力的人物對白、真摯熱烈的情感渲染,無疑增強了作品的藝術感染力。比如,當曲松林聽到國家將再次組織登山隊攀登珠峰時,“跌坐在宿舍階沿上,眼含淚水,撫摸自己殘了的腳”。而當其他隊員來安慰他時,他卻由衷地表達了“真像做夢一樣”的向往之情。再比如,第二次攀登珠峰中李國梁等幾位突擊隊員光榮犧牲時,在珠峰大本營坐鎮指揮的王五洲再也坐不住了,決定親自帶領重整后的突擊隊向珠峰發起沖擊。當終于登上8848.13米的珠峰山頂時,他激動地拿起步話機說:“報告大本營!報告北京!報告祖國!中國登山隊九名隊員成功登頂!”鏗鏘的話語、豪邁的情懷,淋漓盡致地表達了中國登山隊隊員熱愛祖國、熱愛人民的赤膽忠心。讀到這里,我們心潮澎湃,情不自禁為英雄們的壯舉欽佩不已,為我們偉大的祖國和人民倍感自豪和驕傲!
  書中,阿來長于通過對周圍環境的描寫,豐富作品原色,推動劇情發展,烘托人物形象,從而傳遞出深刻的思想主旨。小說起首,便以詩化的語言,勾勒了一幅清澄、靜穆的“神山”畫面:“春天來到,在南亞次大陸過冬的蓑羽鶴向北飛行回返青藏高原的路線上……在它們前方,喜馬拉雅山脈的最高峰珠穆朗瑪巍然聳立,橫亙在天際線上。”這種隱喻式的概描,把攀登珠峰的艱難,寥寥數筆就表現出來,也為中國登山隊員的英勇出場作了有力的鋪墊。文末,當中國登山隊9名隊員成功完成登山壯舉時,阿來再次以蒼勁之筆寫道:“北歸的斑頭雁和蓑羽鶴身姿優美,拉開長長的陣列,乘著強勁的氣流,正在飛越珠峰,飛向雄渾蒼茫的青藏高原。”首尾照應中,以斑頭雁和蓑羽鶴作比,把中國人民不畏艱難、眾志成城、永攀高峰的精神氣質,書寫得令人動容。
  阿來說:“登珠峰是用身體去感觸自然界的偉大,感觸自己人格與意志的升華。我寫《攀登者》就是寫精神。”品讀這本豪氣干云的愛國之作,阿來帶給我們的不僅是對英雄的不盡仰慕,更是新時代對中國精神的弘揚和詮釋。

□劉小兵

(責任編輯:系統管理員)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新时时软件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