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報社互動->互動交流->編讀往來

用好新媒體平臺 做好戰“疫”報道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03-26 09:45 來源:
分享:
0


  

編者按
  
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成為當下各大媒體面臨的一項緊迫課題。特別是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為防范疫情擴散,各地多采取居家隔離、在家辦公的方式,新媒體成了公眾獲取信息的主渠道,也是戰“疫”宣傳的主戰場。為講好市場監管故事,發出市場監管戰“疫”好聲音,本報整合采編資源,發力新媒體,短時間內創造了數個5萬+、10萬+,并新設了《音·伴》欄目,在積極探索報社轉型發展過程中實現了一定程度的突破。為此,本期《讀報用報》版特約請參與新媒體原創稿件采寫的本報記者和通訊員,就疫情期間如何借助新媒體平臺做好新聞宣傳工作,增強用戶黏性,提升輿論引導力,談談他們的看法和見解。

觸動你我心中的暖點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對每個人都是一種考驗,作為一名新聞工作者,我連日來采訪、編輯上百篇關于抗擊疫情的稿件,有感而發寫出了一篇題為《外面危險,你不是三頭六臂,要保護好自己》的文章。此文在本報微信公眾號發布后,讀者紛紛留言,表示文章寫出了他們的心里話,點擊量迅速突破5萬。我認為,之所以能和讀者產生共鳴,是因為這篇文章觸動了你我心中共同的暖點。
  《外面危險,你不是三頭六臂,要保護好自己》這個題目不是偶然想起來的,而是我9歲的女兒趴在窗戶上對爸爸喊出來的。由于工作原因,平時和家人聚少離多,為了能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刷點存在感,我經常通過電話給一雙兒女講故事,《西游記》成了孩子們最愛聽的故事之一。久而久之,女兒了解到故事中人物的神通廣大,而自己的爸爸卻沒有三頭六臂,不能一個筋斗翻回家,陪她讀書,陪她玩耍。
  春節后疫情形勢嚴峻,國家號召居民不走親、不訪友、不外出、不串門,安心居家隔離。眼看著春節假期結束,接到報社通知,我要奔赴北京開始工作。乘車、采訪等戶外活動讓家人擔心,9歲的女兒更不愿意讓爸爸離開家門。當得知爸爸要離家回到工作崗位時,她很不開心,默默地看著我收拾行李。我出門走到樓下時,她隔著窗戶朝我喊出了這句話,我瞬間淚目,這句話也就成了文章的題目。
  工作開始后,報社安排大家分頭聯系疫情重災區,我平時除了對接、采訪湖北省市場監管局和武漢市江夏區市場監管局外,還要編輯來自全國各地市場監管系統的稿件,一篇篇反映抗疫一線的稿件讓我感動。為了把疫情防控好,為了老百姓身心健康和基本生活有保障,全國市場監管人不畏風險,奮戰在“保價格、保質量、保供應”的“戰場”上。剛開始,奮戰在一線的他們防疫物資不到位,沒有防護服,沒有醫用口罩,只能“一身制服或便裝,一只一次性口罩蒙面逆行,奔向市場。”新冠病毒肆虐,外出被感染的風險很大,但是他們為了穩一方市場,護一方百姓,“叮囑經營者做好營業防疫,規勸消費者別聚集快散離,而自己,卻往市場密集處奔行”。
  這是當時全國市場監管人的工作常態,職業的敏感讓我抓住了這一點。我知道,他們在工作崗位上是意志堅定、秉公執法、履職盡責的市場監管人員,但是下班后,他們也是父母、也是兒女,也有家庭需要呵護。他們的家人也擔心他們被感染,我感同身受,一時興起寫了這篇文章,借用女兒送給爸爸的這句話,把平安祝福送給可敬可愛的市場監管人。

□墨 青



聚焦戰“疫”打造新媒體品牌文化欄目

  疫情發生以來,新媒體成為更多人獲取新聞等各類信息的首選途徑。不能到達前方,本報記者在后方以藝抗疫,創辦音頻欄目《音·伴》,通過多媒體形式為抗疫出一份力。
  2月17日,《音·伴》正式在中國市場監管報社微信公眾號上線。通過專業主播誦讀和精美的版式設計,為讀者呈上視覺和聽覺的全新體驗,吸引了越來越多讀者的關注和好評。
  目前,《音·伴》已推出11期。每一期都是結合市場監管領域內外新聞熱點推出與熱點話題相關的精品文章,引導社會輿論,傳播正能量。多次被市場監管總局官方微信公眾號“市說新語”以及“江西市場監管”“江寧市場監管”等地方市場監管部門微信公眾號轉載,傳播量和影響力擴大。
  《音·伴》提出四優定位:優質的文章、優美的聲音、優異的插圖、優秀的設計。在選擇主播、文章、配圖、配樂等方面,每個流程都經過團隊精心策劃和無數次討論打磨。文章和主播是相輔相成的,構成《音·伴》最重要的組成部分。
  《音·伴》注重內容品質的同時,在價值導向上,秉持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展現新時代真善美的創作初心,致力于有針對性地打造高品質內容,推出的文章主題基調昂揚向上,鼓勵人們努力奮斗,勇于追求夢想,但寫法不拘一格。例如《請聽@市場監管人》和《不該忘記的市場監管人》通過描述市場監管人在一線抗疫的現狀,向他們致敬,鼓勵大家團結一致,展現市場監管風采。而《24小時“上馬”口罩生產線》是一個新聞故事,有別于前面文章,但都是通過自然流暢抒發情感,文字具有很強的感染力。
  《音·伴》主要呈現形式是“讀”,主播的選擇尤為重要。用真摯優美的聲音朗讀優質的文章,讀者才會靜下心來聆聽。選用的插圖分為手繪和攝影圖片兩類,手繪有來自相關媒體、藝術院校的,也有邀請市場監管干部創作的。
  在版式編排上,圖文結合且在不同的段落以不同字體或顏色加以區分,文章中經典語句用醒目顏色標注。首屏插圖采用豎幅,更適合移動手機端觀看。底部每期推出或主播、或作者、或插畫師、或策劃的形象照片及簡介,體現新媒體互動優勢,增強欄目人文氣息。
  《音·伴》著重以新聞熱點與文藝作品相結合的方式呈現,提前策劃選題。譬如,2020年是脫貧攻堅關鍵年,《音·伴》策劃了一期脫貧攻堅主題,以扶貧干部自述的形式,講述扶貧故事,原汁原味展現。疫情期間,打擊哄抬物價行為是市場監管部門的職責,全國市場監管系統查辦了大量此類案件,于是我們邀請一線執法人員講述辦案過程和心得感悟。在內容組合上,將主播誦讀與背景音樂有機融合,以多種形式照應文字內容。
  《音·伴》通過創新傳播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讀者的閱讀體驗,增強了受眾的閱讀黏性,為傳統媒體和新媒體的融合創新提供了新的思路。

□栗世民



緊跟熱點 直擊痛點
——關于新媒體推文的幾點建議

  春節期間,不少報刊休刊,此時各類新媒體成了疫情防控宣傳主陣地。這期間我負責單位新媒體推送工作,充分感受到了新媒體的巨大威力。
  中國市場監管報社微信公眾號是我負責推送的新媒體平臺之一。作為報社的老通訊員,我對這份原名《中國工商報》的報紙感情很深,下面結合自己在疫情防控期間推送新媒體的感受,提出幾點建議。
  在我看來,中國市場監管報社微信公眾號的優勢在于:涵蓋面廣,有一支遍布全國的固定通訊員隊伍,如果進行深度挖掘,可以出彩的新聞線索非常多。劣勢在于:顧慮多,只能發四平八穩的稿件,很難出現爆款產品。
  為此,建議新媒體建立一個專用投稿郵箱或投稿微信群。值班編輯每半小時抓取一次。普通稿件發在網站上,同步到“今日頭條”等平臺,精選出的稿件則發在《中國市場監管報》和微信公眾號上。公眾號稿件也可以根據相關時間節點提前進行策劃,在一定時間內征集稿件,優中選優,提高基層通訊員參與度和公眾號活躍度。中國市場監管報微信公眾號最近推出的《音·伴》欄目就非常不錯,文字優美,朗讀有韻味,受眾穩定。
  新媒體追求一個“快”字,所以值班編輯的工作時間最好能與作者的推送習慣、讀者的閱讀習慣契合。疫情期間,基層市場監管干部白天查辦案件,晚上撰寫、推送稿件可能都得等到八九點鐘甚至更晚。值班編輯要想第一時間獲得稿件,就得做好熬夜的準備,第一時間接收、編發稿件。這時候想首發原創稿件,會相對容易一些。很多通訊員都是一稿多投,甚至是直接轉發本單位公眾號文章。如果半夜投的稿件,值班編輯第二天早上才看到,別的媒體早就推出了,那就只能干等著別人開“白名單”。新聞性大大降低不說,等到想發布時,這個熱度早就過去了。舉例:大年初一(1月25日),齊齊哈爾市市場監管局全員返崗上班后,同事們都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當時疫情形勢嚴峻,大家既焦慮又疲憊。那時候媒體刊播的全是疫情發展情況,每天人們接到的信息都是生硬的、冷冰冰的。在一位媒體老師的提醒下,我于1月29日晚上10時寫出一篇抒情文——《沒有硝煙的戰場 一群勇敢的逆行人》,后來又用三部手機一起錄制音頻。1月30日凌晨3時30分錄制完成,我立刻把文字+音頻做推送,早上7時此稿件被相關公眾號原創首發,半天時間閱讀量破6.4萬。開“白名單”后,被市場監管總局“市說新語”公眾號、中國市場監管報社公眾號、網易客戶端等媒體紛紛轉發。閱讀量很短時間內突破10萬,各地基層市場監管干部紛紛評論發表“鼓舞人心”“感同身受”“淚如泉涌”之類的評論,社會聽眾聽后對市場監管干部的辛苦更加認同,紛紛點贊……文字和聲音的力量讓市場監管干部和群眾產生強烈共鳴。
  新媒體要緊跟熱點,進行深度挖掘,制作好標題,才能吸引手機用戶點擊閱讀。比如,中國市場監管報社微信公眾號2月23日推送的《被紀委處分的市場監管所長說……》,閱讀量10萬+;3月7日推送的《小吃店燃氣爆炸,“宇宙最大管理部門”為什么沒被追責?》,閱讀量近5萬。這些推文為什么閱讀量大?因為推文反映的內容正是基層市場監管人當時最關注的,也是最困惑的。好多基層干部在想,疫情以來,一直辛苦工作、假日無休的基層所長為什么會被處分?為什么本該別的部門做的工作,最后都是市場監管部門在承擔……這個時候,總局所屬媒體進行報道,條分縷析,簡單明了,自然吸引大家的目光,而且會廣為轉發。
  好的微信公眾號靠“養”,那些經常沖擊10萬+的號,也是經過培育才達到現在的熱度的。衷心祝愿我鐘愛的《中國市場監管報》越辦越好,微信公眾號關注度越來越高。

□崔明太



如何把握新媒體稿件的時度效

  時、度、效,是宣傳工作的核心和精髓,是新聞宣傳必須把握的三個關鍵點。
  把握好“時”,就是注重時效;把握好“度”,就是把握好新聞宣傳的尺度,客觀真實地報道新聞事實,保證輿論引導適度而不過度;把握好“效”,就是保證新聞宣傳產生好的效果。
  疫情發生以來,本報堅持融合發展理念,更加注重發揮新媒體平臺的優勢,采寫了一些受到讀者廣泛關注的新聞作品。這些新聞作品恰恰綜合反映了對時、度、效的把握。
  以本報微信公眾號2月11日、12日連續刊發的兩篇關于山東省一名基層市場監管干部確診新冠肺炎的新聞報道為例——
  從“時”的角度說,記者在獲悉相關信息后第一時間進行了電話采訪并撰寫稿件,新媒體及時刊出,確保了新聞報道的時效性。
  從“度”的角度講,一方面,記者在獲悉相關信息后,進行多方核實,確保新聞報道真實準確;另一方面,就新聞事實本身而言,這兩篇報道所反映的干部確診的新聞事實令人揪心,作為市場監管系統行業媒體,僅僅為了閱讀量而進行新聞報道就失去了行業媒體應有的擔當,由此引出了另一個問題——基層一線市場監管人員疫情防護用品保障不足,體現了對于度的把握,即不過分渲染事件本身,而是關注另一個具有積極意義的主題。
  從“效”的角度講,前述兩篇文章發出后,本報微信公眾號緊接著發布了第三篇報道,通過采訪權威專家學者,呼吁有關部門想方設法為一線市場監管干部配備符合標準的防護裝備。不僅如此,記者還在上述三篇報道及讀者留言的基礎上,撰寫了一篇反映基層一線市場監管人員疫情防護用品保障現狀的調查文章。不久,山東省市場監管局在全國率先出臺《關于切實做好基層一線干部職工防護的通知》。
  事實證明,前述報道鑒于時效性強、輿論引導適度且產生了良好的效果,受到廣大讀者高度關注。本報微信公眾號發布的這兩篇文章均在較短時間內獲得了近15萬的閱讀量。
  2月23日,本報微信公眾號發布了一篇閱讀量超過10萬的新聞報道——《被紀委處分的市場監管所長說……》。記者第一時間電話采訪了新聞事件的主人公,并就基層一線市場監管干部對該新聞事實的看法進行了摸底調查,同時采訪了中共中央黨校的專家,最終清晰傳遞出該篇報道所反映的主題——明確不同部門的職責邊界,實施科學分工,實現高效協同,推動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能夠更有效地保障工作落實到位。在基層一線,這一點尤為重要。文章發布后,網友的反響印證了該篇報道對于“度”的把握做得較好。
  把握好新聞報道的時、度、效,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更為重要的是做到“堅持”二字。這里的“堅持”包括兩方面含義:第一,要堅持不懈地進行新聞報道的實踐,勤思勤寫;第二,要在新聞報道實踐中堅持不懈地貫徹時、度、效原則,采寫一篇新聞稿件,無論何種體裁和主題,都要盡可能從把握好時、度、效的角度進行構思和落筆。唯有做到這兩個“堅持”,才能真正有收獲、有成效,而非紙上談兵。

□龐 仙



一篇公眾號稿件是如何做到快速發布的

  大家知道,新聞姓“新”。換言之,新聞發布講究一個“快”字。傳統媒體時代是這樣,如今進入新媒體時代,更是如此。
  中國市場監管報社有自己的公眾號,也十分重視新聞的“新”,強調一個“快”字。一般性的稿件可以早一會兒或晚一會兒發,但真正的新聞則一定要快發、搶發。
  以本報微信公眾號3月11日發布的一篇文章為例,看看我們是如何做到第一時間編發的。
  3月11日13時44分,同事李翔發來語音,說自己剛剛手寫了一篇處罰商標代理機構的稿件,相關方面正在審稿,希望新媒體有所準備,第一時間發布。
  他說的是北京市朝陽區市場監管局對違法申請火神山商標的代理機構進行處罰一事。這是近期抗擊疫情中的一件大事,更是商標領域的一起重大事件。此前幾天,國家知識產權局已經對違法申請雷神山、火神山等商標的申請人和代理人進行了曝光,并對這些申請全部予以駁回。此刻,朝陽區市場監管局對此進行查處,非常及時,有可能是全國第一,這是一條含金量很高的新聞,必須第一時間發布。
  收到信息時,我正騎行在路上。找到方便的地方停車看了信息后,立即作出兩個反應:一是回復李翔,定稿后,給我和值班編輯各傳一份;緊接著告知值班編輯,馬上會有重要稿件,做好準備,第一時間發布。
  13分鐘后,收到了稿件和行政處罰決定書。我看完稿件,于14時06分給值班編輯發信息:“收到了吧?咱們第一時間發,快點!”
  14時14分,我又把原稿和行政處罰決定書發給三審領導并留言:“馬上要發,請先看下,搶時間。”6分鐘后,三審領導回復:“可以。”這是一個特殊環節,通常不采用,平常都是編輯把稿件修改好后才發送三審領導,并不提前告知。
  另一邊,編輯在加緊制作,中間還有些技術環節,如詢問行政處罰決定書如何放、文尾的幾個相關鏈接(指先期發表的國家知識產權局作出駁回決定的新聞稿件等)在哪里找、標題的推敲等。
  14時45分,稿件制作完成,我收到預覽。此時的標題是:頂格處罰10萬元!北京市朝陽區市場監管局對搶注火神山的代理機構出手了。我做了如下修改:刪除“市場監管局”5個字,這個沒必要;在火神山后面添加了“商標”二字,這樣更準確。本來還想刪掉“朝陽區”3個字,但考慮到辦案單位可能想突出這個,就保留了。
  15時整,稿件修改后重新預覽,我表示可以發了。此時值班編輯說跟三審領導聯系不上(后來得知此時三審領導正在為3· 15視頻會議做準備)。考慮到三審領導已經說過“可以”的話,我當即表示,不用再等三審預覽同意,“直接發!”
  15時02分,稿件發布,閱讀量上升較快,一天內達到5萬。
  從收到稿件的定稿到發布,不到一小時。對涉疫情搶注商標行為進行處罰,這應該是全國第一例,我們的報道是原創,同時也做到了全國首發。而這些發布前的工作,對我而言,全部是在北京二環路邊、陶然亭公園附近完成的。

□山 瀾

(責任編輯:徐小明)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新时时软件免费版 st贤成股票行情 群英会开奖结果 河北体彩排列五走势 山西快乐十分奖金对照表 江苏快三是正规的吗 股票竞价规则 黑龙江11选5任五遗漏号 正规彩票平台app下载 贵州11选5漏选情况 体育彩票6十1走势图 靠谱理财平台前十名 七星彩排列五软件 时时彩软件杀后三和值 秒速赛车是哪个国家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黑龙江p62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