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服務->企業之窗->企業家園

李潮東:后疫情時期,外資企業仍看好中國市場發展前景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05-27 14:15 來源:
分享:
0

中國兩會頂住重重壓力,終于在北京召開了!新冠肺炎以及后疫情時代的經濟一定是兩會的重要議題。自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以來,全球經濟遭受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嚴重的打擊,全球經濟面臨著衰退的嚴重威脅。作為率先走出疫情,開始全面復工復產的中國,在全球經濟失速下跌的大環境下,也率先面臨既要防止疫情反彈,又要穩定和恢復經濟增長的巨大的雙重壓力。4月14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今年全球經濟增速將降至 -3%,為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IMF 6月還將公布對全球經濟預測的向下修正。從主要經濟指標來看,全球主要經濟體在第一季度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衰退。美國今年第一季度GDP實際環比年化增速初值下降4.8%,為2008年第四季度以來的最大季度降幅。日本第一季度GDP增長值為負增長3.4%,已連續兩個季度GDP負增長。歐洲統計局公布數據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歐元區經濟增速同比下降至-3.3%,為1995年以來最大降幅。中國的GDP在第一季度下降幅度最大,為-6.8%,是自1979年以來單季下降幅度最大的一次,疫情的沖擊對互依共生的全球經濟帶來的影響范圍之廣可見一斑。 

縱觀人類發展歷史,發生過許多對人類生產生活造成重大影響的非可預見事件,有的是自然災害,比如1918年西班牙流行性感冒和此次新冠疫情,也有人為事件比如戰爭,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就是如此。實際上,病毒的發生、發展和流行,一直貫穿和伴隨著人類發展的整個歷史,與人類社會相伴而行,從來也沒有離開過。只是隨著人類經濟、文化交流的日益密切,交通和出行的日益便利,病毒一旦發生,其傳播的速度越來越快,傳播的范圍也越來越大,它已經不是一個國家、一個地區的問題,而往往是一個區域甚至是全球、全體人類社會共同面對的問題。同樣地,在面對與解決新冠肺炎疫情所帶來的問題時也需要全球各國的通力合作,一起面對并找出由此引發的一系列問題的解決辦法。 

外資普遍看好中國市場發展前景 

面對新冠疫情所造成的經濟下行,“貿易保護主義”和“逆全球化”思潮在西方國家也有所抬頭,一些國家開始鼓勵本國企業將海外生產線撤回本國,減少海外投資。甚至一些西方媒體和部分官員發布“去中國化”言論,呼吁本國企業撤離中國。從企業的角度講,在決策進入或撤離一個海外市場時,會考慮經濟和政治兩個方面因素,但其中經濟因素影響決策的比重更高;企業在進行全球資源配置與供應鏈建設時會著重考慮投資地的市場、政策等因素,而企業本國政治因素對企業的影響較弱,市場經濟下的企業,尤其如此。從產業鏈的最優化配置、市場要素的最佳組合和發展的潛力和前景三個方面來看,我們認為,絕大多數外資企業將會選擇繼續留在中國,而不是撤離。這反映出外資普遍看好中國市場未來發展前景,也表明不斷完善的中國市場的巨大吸引力。 

全球化資源配置有利于外資企業發展 

對于成熟的海外投資企業而言,全球化的資源配置不僅能擁有優質海外市場,促進企業的銷售增長,全球化的供應鏈系統也會保障企業生產效率與產品品質,從而降低綜合成本。經濟貿易全球化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各國間的貿易聯系越發緊密;全球產業鏈也已經形成相對成熟與完善的系統,在產業鏈上各國分工越來越明確,生產也日趨專業化。而中國,經過四十多年的改革開放,已經成為世界的制造業大國,在中低端的產業領域,門類最完整,配套最齊全,供應鏈最有效,進出口貿易額最高。截至2019年,中國的產業門類有15類,涵蓋了97個行業大類。2018年,全球的進出口貿易總額為39.34萬億美元,其中中國的進出口貿易總額為4.62萬億美元,占全球貿易總額的11.75%,為世界第一,美國貿易進出口總額約為4.278萬億美元,占全球貿易總額的10.87%,成為僅次于中國的全球第二大貨物貿易國。在中國的4.62萬億美元的進出口貿易總額中,出口總額為2.48萬億美元,工業制成品所占出口總額比例最高。這也反映出中國作為“制造大國“參與全球化的廣度和深度。 

多年來,在全球化浪潮和市場力量作用下形成了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美國、中國、歐洲等主要經濟體已經在全球產業鏈供應鏈上深度融合,這些經濟體同時扮演著鏈條上供給中心和需求中心的雙重角色——既可以是鏈條上的中間品進口商,也可以是中間品出口商,還可能是終端產品供應商。如阿里已逐漸組建了一個高效協同的供應鏈體系,即銷售渠道、商品流、物流、資金流、信息流形成一個完整的體系。在阿里的這個供應鏈體系框架中,它整合了上下游資源,協同起來提供端到端的供應鏈服務。 

中國不僅是全球產業鏈供、應鏈上的重要一環,同時也是疫情中努力維護產業鏈、供應鏈穩定的重要一環。中國通過積極推動復工復產,為全球經濟帶來了正面效應,使我們繼續深耕中國市場的信心更加堅定。以我們如新公司為例,如新在中國和美國都設有研發中心,能根據不同市場需求開發產品,同時保證生產這些產品的原材料來自于世界各地。我們在中國設有生產基地,先進的生產線更能保證生產效率與產品品質,生產出的產品除了供應本國市場外也會輸送到其他國家市場。此外,沿著數字化的戰略升級方向,我們有效利用互聯網全新技術手段,在產品研發、線下體驗、電商平臺、社群銷售、物流售后體系等領域全面發力,對產品、平臺、專案進行有機地協同整合,進而實現人、貨、場重構。在阿里云技術的支持下,2018年年底,如新的數字化團隊重構了互聯網電商平臺——“星享城”。全球化的產業鏈供、應鏈管理讓如新在全球近50個市場能一直保持生機和活力。 

市場要素是決定經濟發展的重要因素 

一個國家,或者說一個市場能否保持長期的發展,除了政策、技術、資金和創新能力以外,市場要素的優劣與否是一個極其重要的因素。在我看來,市場要素應該至少包括三方面的內容:一是比較完善的政策法規和良好的營商環境;二是具有有效需求的市場體量;三是有效的勞動力供給。 

自1978年以來,中國政府制定了改革開放的基本國策,并在四十多年的改革開放的進程中,不斷完善各項法律法規,加大改革開放的力度,為外國及中國的資金、技術和人才的進來和出去開辟了日益廣闊的空間。就在最近這兩年,中國政府陸續頒發了反不正當競爭法、外商投資法、電子商務法等多個法律法規;制定了一系列的宏觀經濟政策,包括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產業政策、國際收支政策和社會公共政策等;外國投資的負面清單在不斷減少;堅持深化供給側的經濟結構調整;不斷優化外商投資的經商環境,等等。這一系列的政策法規極大地釋放了中國市場吸引外資,刺激經濟成長的動能,為中國四十多年的經濟發展開辟了廣闊的空間。 

隨著中國對外開放不斷深化,國內營商環境持續改善,外資企業在華投資經營也更加便利。世界銀行發布的《2020年營商環境報告》顯示,中國在參與測評的190個經濟體中,營商環境排名再次大幅提升,由去年的第46位上升至第31位。中國持續放寬市場準入、營造國際一流營商環境,不斷有大動作出臺,《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和《外商投資法》、《外商投資法實施細則條例》,重點解決我國營商環境突出短板和痛點難點堵點問題重點解決我國營商環境突出短板和痛點難點堵點問題;增設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新片區;在上海證券交易所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等等,都印證著中國著力打造充滿競爭力的外資投資熱土的決心和信心。從多方面、多角度擴大進口,降低進口的合規成本、優化進口商品結構。效果顯著地降稅減費極大提升了投資者的積極性,促進了貿易的便利化。 

關于市場要素的第二個方面,即具有有效需求的市場體量。我在幾年前的一篇發言中專門講了一個觀點:在人類發展史上,曾經有過,而現在正在回歸的一種狀態,那就是一個國家的經濟體量決定于它的人口總量。更準確地說,是決定于具有有效需求的人口總量。中國目前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單一國家;中國經過四十多年的發展,已經成為世界上第二大的經濟體,她擁有世界上數量最多的、一個龐大的中產階級。而50后/60后,70后/80后以及90后/00后這些不同年齡層次的社會群體,又形成了一個個不同梯次的消費群體,為中國市場提供了源源不斷的消費動能。中國市場的魅力和吸引力,正在于這個龐大的、代際傳遞的、具有有效需求的消費大軍,它取之不竭,用之不完,源源不斷,生生不息。根據中國國家統計頒布的數據,2019年,中國生產總值為990865億元,其中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為411649億元,最終消費支出對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的貢獻率為57.8%。這樣龐大的消費市場,輔之以日益開放、透明和完善法律法規,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或企業可以忽略。 

  市場要素的第三個方面就是有效的勞動力供給。很多經濟學家在說中國的人口紅利已經消失,勞動力成本過高,擠占了企業的利潤空間,其實這是不夠準確的。誠然,相比改革開放初期,中國的人口紅利的確在減少,但是它依然存在。構成人口紅利的不僅僅是勞動力的價格,勞動力的供給數量,還應該包括勞動力的素質,這是一個綜合指標。隨著經濟的發展,中國的勞動力價格也在逐年上升,以北京市為例,2019年的月平均工資為人民幣7086元,加上五險一金中企業應繳費用,平均每個勞動力的成本約為人民幣10296元。這個數額高于越南(據2016年官方數據,越南人均月收入為256美元)等發展中國家,但是遠遠低于歐美發達國家(根據美國勞工統計局數據,美國月平均工資為3621.67美元)。而勞動力的素質,包括學習能力,掌握復雜、熟練技術的能力和刻苦耐勞的精神,則遠遠高于世界上的大多數國家。再從勞動力的供給數量來看,中國近年來的大學畢業生每年都在700萬左右;城鎮新增就業人口持續保持在1300萬人以上,,穩就業一直是中國政府的六大目標之一,考慮到中國龐大的人口基數,可以推見有效的勞動力的供給的數量依然有很大的空間。 

后疫情時期中國經濟仍能穩定增長 

十八大以來,中國GDP每年增長6.9%。2019年全年國內生產總值為990865億元,比上年增長6.1%,符合預期的6%-6.5%的目標。同期(2013-2019年),美國GDP年均增長2.34%左右。2019年,美國的GDP總量約為21.02萬億美元(按匯率換算,約為146.93萬億元),全年GDP增速平均為2.3%。《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形勢報告(2020)》指出世界經濟增速大幅放緩。世界經濟經歷長達6年的增速下降后,于2017年實現了強勁增速回升,2018年增速輕微回落,2019年增速則大幅度下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數據顯示,2019年世界GDP增長率按購買力平價(PPP)計算約為2.9%,比2018年下降0.7個百分點。世界各主要經濟體GDP增速均普遍下降。

  (中美歷年GDP年度增長率對比) 

在疫情發生前,中國經濟一直保持著穩定的增長勢頭。2020年第一季度由于新冠疫情爆發,為保障人民健康安全,中國政府將經濟發展讓步于疫情防控,由此第一季度經濟有所下滑。依靠中國政府及時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政策,目前疫情所帶來的經濟影響得到了有效的控制與緩解。在我看來,中國今年的經濟曲線應該為,第一季度失速下降;第二季度中國經濟進入逐漸恢復階段;第三季度會迎來快速發展;到第四季度經濟發展會回歸常態化平穩增長。后疫情時期,中國經濟要實現穩定持續向好發展,還是需要堅持深化改革開放,持續擴大開放,不斷優化營商環境,除了給中國企業更大的自主發展空間以外,也要給與外資更寬松的發展空間,以吸引更多外資參與到中國的經濟發展中來。 

中國改革開放至今已經42年,42年中國快速發展,各項政策法規也都在不斷完善。1998年如新進入中國市場,趕上了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黃金時期”,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受益者;如新在中國發展的22年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越來越堅定了扎根中國市場,在中國長期發展的信心和決心。我們堅信,只要中國堅持改革開放的基本國策,中國就一定會在全球經濟中占有越來越重的地位,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作者:李潮東,如新大中華高級副總裁暨北京首席代表、中國國際商會副會長、中國投資促進會副會長、中國外商投資企業協會副會長。

(來源:中國經濟網 責任編輯:魏京婷)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新时时软件免费版 青海十一选五电子走势图 官方1分快3走势图 江西省多乐彩 内蒙古11选五复式图表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 融资买入股票的规定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今天一定牛25号 股票k线图下载 山东11选5和值表 贵州快3走势一定牛图势 通达信股票软件 青海快三走势图电视版 选择哪种理财方式最好 天津快乐10分中奖金额表格 明天涨停股票 山东11选5手机版下载